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員工視窗

家之小事


點擊數:191 發布日期:2019-11-14 09:53:52 作者:陳詩雨 來源: 宜賓建功路橋建設有限公司


自西周到明朝,皆有成人之禮,男有行冠,女有及笄。剛剛及笄的我,一恍之間我來到這個世界竟已有十八年了,十八意味著什么呢?十八意味著成年、意味著肩上多了一份責任,意味著我要為自己的言行擔責。隨著時間的延伸,我和父母相隔的距離也越來越遠,對家的定義又賦予了新的認知,對它的思念也愈發濃烈。我們家是標準的三口之家,這個三口小家里有溫馨、有不快、有爭吵、也有許多的美好,每件小事的總和相加就構成了我們的家。

(一)兒時之“痛”

時光回到了十二年前,那時的我才剛上小學一年級,寒假對我來說是無比難熬的日子,喜慶的新年不但沒為我的假期增添幾分喜色,那《快樂寒假》卻總是打我個措手不及。記憶中我就是一個不愛寫作業的小孩,成績一般、相貌平平,只想平淡的過完我小學六年的生活。可現實卻總是給我狠狠的一巴掌,那令我頭痛的寒假作業總是圍繞著我的快樂寒假,導致整個寒假都已悲傷為主旋律在發生。每當正月十五快來臨的時候,我媽總很關心我寒假作業完成的進度,眼看著快報名了,她越發擔心我作業的大事要出岔子。然而當時六歲的我卻有著十六歲的自信,我拍著我的小胸脯說:“早都做的差不多了(其實內心慌得不行)!”我們縣份上正月十五都有鬧元宵的習俗,我媽又是一個愛看熱鬧的人,這種大場合肯定少不了她?果不其然,她成為了當年去看鬧元宵的領頭人,而我就是她去看鬧元宵路上的“絆腳石”,紙包不住火,這個千古不變的道理,在我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。正月十五當天,我扭扭捏捏給我媽說:“我的寒假作業這里還有一些,我的字還沒有寫,我的數學題還沒有做。”當得知我還許多寒假作業未完時,我媽頓時怒發沖冠、火冒三丈,順手拿起身邊的衣架往就我身上招呼,從樓上打到樓下,這樣來回打了幾個回合,在一眾親人的勸阻之下,我媽才忿忿不平的放下衣架、立地成佛。那一夜,衣架帶來的疼痛感讓我久久不能入睡……

(二)少年之“悲”

    在艱難中終于度過了我小學時光,我的生活步入了初中歲月。和小學不同的是,我進的寄宿制中學,一周只能回家一次。那時候的我心里無比高興,認為能逃離苦海,可沒想到三年的初中生活卻教會了我很多。初二那一年是我印象中最深的一年,那是一個周末,爸爸像往常一樣和老家的爺爺通電話。爸爸嘴邊掛的最多就是爺爺奶奶的身體,最常問的就是那些家里的必備藥還齊不齊,順便再拉拉家常,聊聊老家周邊又發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。那天星期二,晚上我們是生物晚自習,老師說那天要考試,我心頭一緊,總覺得有事不妙。就在這時,我爸爸的一個同事出現在我的教室,先是詫異后來則是平靜,在聽到他趕來學校的消息的時候,我的心好像跑到了嗓子眼。伯伯說:“你爺爺走了,明天下葬,你爸叫我來接你回老家,最后看看你爺爺。”我心里五味雜陳,不知道該做什么?記得上周爸爸還叫爺爺來城里去醫院做個體檢,人怎么說沒就沒?在回老家的路上,伯伯給爸爸打了一通電話,電話那頭爸爸拖著沙啞的聲音,話語之間帶著幾分的疲憊。我坐在副駕上,望向窗外,淚如泉涌、模糊視線,那眼淚不知道是突然傳來噩耗的悲傷還是對爸爸的心疼,或許兩者皆有。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,這爺孫之間的陪伴卻僅僅延續了十五年就戛然而止,這種悲傷久久縈懷。

(三)成年之“責”

度過了幼兒時期的稚氣,褪去了年少時的純真,在成年之際,我感覺自己又多了幾分的成熟。長大伴隨著很多,你要學會獨立、懂事、為人等一系列以前從來無所顧忌的做人標準。剛結束的國慶小長假就給了我深深的體會,從回家搶票開始就發現回家路程長路漫漫。我的家離學校不遠,幾百公里的路程,和外地同學相比我幸福了很多。回家的路并不輕松,獨自扛十幾斤的行李穿梭在地鐵站中,扛著行李上下樓梯過安檢,還有出門遇到沒車的情況。許多小事都在悄悄告訴我,你已經是個大人了,你要學會獨擋一面,不是一個連系鞋帶都要爸媽教的小朋友。一個月不見面的小屋還是那么熟悉,快到家的高鐵就連風也多帶了幾絲溫柔,我媽做的飯菜依舊令我大快朵頤。這一刻,我漸漸開始明白,你對家的思念越濃,我們也在逐漸長大。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,親人之間感覺卻越來越深。日本的作家村上春樹曾說:”你要學會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。不準情緒化,不準偷偷想念,不準回頭看。去過自己另外的生活。你要聽話,不是所有的魚都會生活在同一片海里。”

家之小事匯成了我的小家,家帶給我的溫暖在教會我慢慢長大,這個小屋帶給我的回憶成為我夢里最甜的一份。


东方6+1开奖信息